立即下载
返回
菲信网

涉中国人绑架频发引发警方担忧

2019-12-23 08:03:31 点击量:2274


(来源:菲律宾世界日报)菲律宾国警反绑架大队(PNP-AKG)保留的一段作为证据的视频显示,一名赤裸的中国男子戴着一个眼罩,赤脚站着,双手铐在床柱上。

微信截图_20191223080251.png

这名男子被监禁时供职于一家离岸博彩业公司,大腿上有巨大的瘀伤,背上也有因涉嫌拖欠雇主债务而被监禁在安全屋时遭受殴打而留下的伤痕。

  

这段视频捕捉到一个男性的声音,“May tama, May tama”指的是该裸体男子的伤口。当其中一人用英语问他袭击者的身份时,这名男子保持沉默,看都不看救援人员一眼。

  

菲国警反绑架大队发言人萨利巴中校(Lt. Col. Jowel Saliba)表示,很明显,这名男子被“硬物击打”。他透露,这段视频是在“大马尼拉地区南部某地”进行的救援行动中拍摄的。

  

随着中国人大量的涌入——大部分是持旅游签证的离岸博彩业雇工以及中国人开设的赌场的玩家—已经对菲律宾的治安和秩序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他们的罪行—主要是绑架勒索(KFR),以及最近专为离岸博彩业中国劳工开设的妓院——幷没有直接影响菲律宾人,但增加了警方,特别是反绑架团队的工作量。

  

据菲国警反绑架大队的记录,2019年1月至11月,有6起“与离岸博彩业相关的绑架案”。8/9的受害人已经被解救或找到下落。30名嫌犯,大部分是中国人,已经被逮捕。与离岸博彩业有关的绑架案在前些年是闻所未闻的。

  

在2019年,以中国人为主体的“与赌场有关的绑架案”共有36起。40名受害人中,只有21人和58名嫌犯已经找到下落。

  

与赌场有关的绑架案在2017年有17起,2018年有16起。而今年有了显而易见的提高。

 

新兴的现象

 

萨利巴表示,当菲国警反绑架大队没有对受害者进行问讯时,这起案件就被认为没有解决。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因为绑架者释放的受害人一般直接被送到机场,要么带着回中国的机票,要么自己用现金购买一张机票。

  

萨利巴指出:“我们习惯于处理涉及有组织犯罪团伙为筹集资金而进行的绑架勒索案件,与赌场和离岸博彩业有关的案件是一种新兴的现象。”

  

据菲国警反绑架大队获得的消息显示,在马尼拉与赌场有关的绑架案的受害人,其实早在中国就已经被确定。绑架团伙的“代理人”寻找“目标”,并邀请他们去马尼拉赌博或工作。


潜在的受害人

 

一旦潜在的受害人到达这里,中国犯罪团伙就诱使他们在不同的赌场赌博,以赌场筹码的形式向他们提供贷款,让他们签署本票,幷拿走他们的护照。获胜的玩家必须向债权人支付20%到30%的佣金。

  

不能偿还借款的玩家将被带到赌场附近的一家旅店或安全屋内,在那里录下他们被折磨的视频。玩家也可能会改换安全屋,只有当他们的亲属将钱电汇给绑架者时,才会被释放。


12月中旬,当28岁的离岸博彩业劳工周梅的视频走红之时,与离岸博彩业有关的绑架案件才引起了公众的关注。视频显示,周梅在绑架者将她拉上一辆灰色面包车时尖叫求救。马加智警方收集的闭路电视录像显示,她被绑架前,这辆面包车绕着她居住的城市商业区的大楼行驶了几圈。

  

马加智警察局局长西蒙上校(Col. Rogelio Simon)表示已经确认了绑架周梅的案犯。其中之一已经离开了菲律宾,另外3人仍在逃。西蒙对周梅和她的丈夫拒绝提起刑事诉讼感到沮丧,因为这将使他的团队能够追捕嫌犯。

  

虽然警方调查人员怀疑周梅的绑架很可能与她涉嫌从雇主那里窃取计算机数据有关,但她的案件突显了从中国招募的离岸博彩业员工被剥削的丑陋处境。

  

菲国警反绑架大队表示,在菲律宾离岸博彩业工作的中国人往往被许以丰厚的月薪。当他们抵达时,往往持旅游签证,要么发现承诺的月薪是谎言,要么被强迫签署高利贷协议,以迫使他们留下来。

  

那些想要辞职或不能偿还债务的人,会被关押在雇主租来的拥挤的员工宿舍里,由雇佣的“警卫”看管,直到大陆的亲戚付清欠款为止。

 

可接受的做法

 

在中国,监禁欠债不还的人是司空见惯的事。萨利巴表示,这在这里的外国人中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做法,受害人也没有抱怨。

  

萨利巴说:“受害人接受这种做法,他们也没有抱怨。对中国人来说,被绑架是可以接受的,你要承担后果。绑架勒索是正当的,因为(绑架者只是)要求欠他们的钱。但根据我们的法律,如果你被监禁、剥夺自由幷以一笔钱换取被释放,那就是绑架勒索,可判处(终身监禁)。”

  

更令人震惊的是,菲律宾执法人员发现了离岸博彩业员工的性场所。从9月到10月不到4周的时间里,菲国警和国调局分别突击搜查了马加智和帕拉尼亚克的三个地方,总共逮捕了154名女性性工作者——其中大部分是中国人——以及她们的保护者。这些场所只接待中国男性,但至少有一家愿意接待由中国人介绍的菲律宾顾客。

  

前菲国警首都地区警察局局长埃利埃泽少将(Guillermo Eleazar)承认,必须对“越来越多的外国人”进行监控,“特别是如果这涉及到被拐卖到这里成为性奴的妇女”。

 

语言障碍

 

萨利巴表示,菲国警反绑架大队对涉及中国公民的绑架勒索案件的统计可能是不完整的。除了潜在的报案人被直接送到机场以外,警方还必须面对语言障碍和资源缺乏来应对这一新的绑架趋势。

  

为了收集每一起绑架勒索案件的信息,菲国警反绑架大队必须雇佣一名汉语翻译来与受害人和嫌犯进行谈话。1名翻译每天需要支付5,000比索——这笔费用并不在警方2019年的预算中。

  

在某些情况下,翻译不在,或某一天菲国警反绑架大队的总部掌握了不止一批受害人和嫌犯。

  

萨利巴说:“如果我们有1名翻译作为正式员工,事情会容易些。他们会随时待命与受害人和嫌犯交谈。”

  

此外,单单只是为了确保他们随时可以接受审问,反绑架大队还被迫在其位于克楠美兵营的主楼为中国绑架受害人准备住处。必要时,大楼的会议室会改为“住宿区”。

  

萨利巴说:“如果这些投诉人仍然逍遥法外,我们不确定是否还能和他们谈谈。”

  

他回忆说,中国大使馆承诺在菲国警反绑架大队设立“中国办事处”,帮助调查人员处理绑架案。这要追溯到10月4日,菲国警反绑架大队举行了一次由利益相关者参加的反绑架峰会,包括商业团体和菲律宾娱乐博彩公司、移民局、离岸博彩业和赌场运营商的代表。

  

萨利巴表示,中国大使馆的代表承诺“效法”韩国大使馆的倡议,即在菲国警刑侦大队设立一个韩国办事处,以协助韩国公民。

  

他说:“有人口头承诺接受(中国)公民的投诉,因为我们与他们沟通有困难,但截至目前,(还没有任何进展)。”

 

有罪无罚

  

萨利巴表示,虽然绑架案件“只发生在中国公民圈内”,但这些事件仍然影响到本地的治安与秩序状况。

  

他说:“我们有数字……统计数字仍然说明了我们的治安与秩序。绑架案件的数量正在上升,这是令人惊慌的。虽然我们可以解释这种现象对我们没有直接影响……(按照)中国式的正义,他们这样做却不受惩罚。但我们需要坚持我们的法律。应该使用我们的法律。”


免责声明

本站刊载的文章所有权归属原作者。菲信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不代表同意原文章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邮箱:feixinph@yahoo.com 联系方式00639173900028),以便及时删除。

收藏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5-2021 菲律宾菲信网传媒有限公司
闽ICP备15018278号-6
0.729621s